世纪中文 - 科幻小说 - 快穿:末世挣命日常(快穿之末世挣命日常)在线阅读 - 第805章 天师,这波僵尸归你了(13)

第805章 天师,这波僵尸归你了(13)

        当初原主水桃就是被割伤,然后一直血止不住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来就瘦弱的她,因为一直流血,整个人都虚弱到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个果子,正是小狗石头找到的,让她吃。

        原主水桃从来没有多想过,只以为石头是看到她太虚弱了,所以早点吃的给她补充体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却没想,为什么吃了这种果子以后,血就止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后,都是石头叼一些食物来,所以水桃才能够活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看来,小狗石头不单纯的是原主水桃,相依为命的伴,更是他的救命恩狗,这样无论如何,她也要尽全力的去找到小狗石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夙天师,那这个果子是不是不能当水果吃呀?”毕竟能够起到解毒作用的也算药草了,一般来说是药三分毒。

        夙濯摇摇头,将果子放到嘴里咬一口:“这果子本身性热,当水果吃倒不碍事,就是吃多了会上火,别的倒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既然是这样,米琪也就不担心了,反正那一棵灌木,本来也结不了多少果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原主水桃觉得这个解渴刚好,平时不舍得吃,都是比较乏累懒得去烧水的时候吃一两颗,倒也不用担心吃太多。

        吃了两颗果子以后,夙濯朝着米琪问道:“水桃,你对‘道’有什么认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米琪诚实的摇摇头,别说原主这样一个在村里自己长大,没人教,没人管的孩子,这是她自己,也不太清楚,究竟什么是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夙濯倒是有耐心:“既然我准备收你为徒,可以提前给你讲一点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米琪在夙濯的旁边坐下来,听夙濯讲“道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道,是万事万物的运行轨迹,即事物变化的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切事物、非事物,自如此:日月无人燃而自明,星辰无人列而自序,禽兽无人造而自生,风无人扇而自动,水无人推而自流,草木无人种而自生,不呼吸而自呼吸,不心跳而自心跳,等等不可尽言皆自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一切事物、非事物,不约而同的遵循某种规律,无有例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或许,夙濯所说的这些,原主水桃不能够明白,但是米琪却听懂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实际上就是说的自然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说起来,大自然还是很神奇的,能够应运而生出那么多的生命、植物等等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里所说的万物的运行轨迹和规律,也正是自然法则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如果米琪真的开口跟夙濯说这些,估计反而会让夙濯觉得怀疑,一个山村里的十四岁的孩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在这里,可能十六岁都到了成亲的年纪了,不过在米琪看来,十四岁的水桃,没人教导自然生长的水桃,除了种植、采摘的本事意外,单纯到有些可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于‘道’,你可能暂时无法理解,你就当它是原本应该如此的一件事,就好像这花,到了季节便会开放,夏天会变热,冬天会变冷。”夙濯似乎担心米琪听不懂,换了更浅显的解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次米琪如果还装不懂,那也显得太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连忙举一反三的回道:“原来是这样,那就好像这果子,到了季节就会结果,还有人都会有生老病死,还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停,水桃,你说的非常好!”夙濯朝着米琪夸奖了一句,随后又开口:“所以,会动的尸,这就不是一个自然规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咦?绕回来了?米琪不禁有些佩服夙濯,他还能根据自己说的反举例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这样想来也的确如此,本来死后的尸体应该安葬,不论是古时候的土葬,还是现代的火葬,总归都是让死去的人真正的安歇,这算是顺其自然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死尸重新活动,不管是之前她经历过任务之中的“丧尸”,还是这次夙濯曾经提过的“僵尸”、“行尸”,总之都的确不是自然规律,所以这就是反其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米琪觉得,自己仿佛突然之间就开窍了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学‘道’也并非一朝一夕之事,就算不能完全理解也没关系,顺其自然便好。”夙濯刚刚一直在观察米琪的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眼睛是人内心的一面镜子,刚刚在他将米琪举例的情况反推的时候,他发现对方眼中一闪而过的一丝明悟。

        夙濯觉得,水桃是一个有悟性的,加上她的胆量和性子,是真的越看越对他的心意。

        俩人正说着话的时候,外面逐渐热闹起来,杂乱的脚步声也是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夙天师,有人来了。”米琪之前在客栈的时候就表现出她的听觉好,不过还是等那群人稍微近一些了,才朝着夙濯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不用着急,应该是王大熊那边出结果了,所以这群人过来了。”夙濯说话的时候,依旧坐的稳如泰山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夙濯这样,米琪也学着夙濯的样子,稳稳的坐在那边,没有丝毫的焦虑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那帮村民到了的时候,其中有两个人急慌慌的跑到门口,一边拍着木门,一边朝着里面喊道:“水桃,水桃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米琪看向夙濯,夙濯点点头,不过还是不放心的在米琪身上贴了一张符。

        等米琪走过去应声开门,一大帮人就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他们也看到夙濯坐在院子里,谁也没太敢往前,只有最开始拍门的两个人,在米琪旁边:“水桃,你刚才说的话还作数吗?你去跟夙天师说说,让他救救我们家福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水桃,也求求天师,救救我们长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米琪看看两张分外焦急又期盼的脸,朝着两个人问道:“大熊叔醒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醒了,听说可以喝水了。”回答米琪问话的是长生的父亲李春:“水桃啊,谢谢你还记得我们长生,拜托你去跟天师说说,行不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李伯,既然我刚刚有说到,夙天师也答应了,那就肯定会去看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米琪的话让李春心里多少踏实了一点,但是愧疚之情也涌了上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米琪也没多说别的:“各位叔叔伯伯,婶子大娘,夙天师这次就是听我说的村里的情况,愿意来看看的,但是也请大家多给夙天师一些信任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这病都这么久了,夙天师肯定会尽力,至于能不能好,还是要看每个人的身体和病情状况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烦请大家让一下,我去请夙天师,就先去李伯家看看去。”